<<返回上一页

《财经国家周刊》特稿:汪洋--“不允许不改革”

发布时间:2017-10-02 01:07:31来源:未知点击:

发布时间:2009.12.28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十七大之後的广东,在思想解放与深化改革方面是否能“杀开一条血路”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杨 54岁的汪洋鬓发已斑在中共高层官员中,他是很少的几位不染发者 他强调执行力,有时甚至爆粗口 他不时“微服私访”,搞得有些官员很不堪 他也有宽容的一面:“要让领导同志讲真话不讲套话,讲实话不讲空话,讲有感而发的话,不讲照本宣科的话,就必须允许他讲不准确的话,或者允许他讲错话” 他不喜欢新闻单位对他逢事必报他说,自己外出调研很平常,没有新闻性,新闻单位不要每次都报导;还说,一个出色的党委书记要为新闻舆论部门撑腰打气 对外部世界,他保持了广东官员一以贯之的开放心态他聘请洋专家把脉广东经济他喜欢美国作家弗里德曼撰写的畅销书《世界是平的》,并邀请弗里德曼到广东做客,还把“广告”做到了《纽约时报》上 农民送给他一个石头雕成的南瓜,他说这份礼很“重” 金融危机,使广东成为重灾区对此,他语出惊人,“政府不救落後的生产力”,引发激烈争议 在改革遭到质疑、遇到阻力的时候,他说,“允许改革失败,不允许不改革” 2007年12月,汪洋主政广东,至今整两载 “不争论,允许试” 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召开,时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汪洋,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两个月後,他赴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 上任第一天,在与广东官员的见面大会上,汪洋说:“改革开放是广东的魂广东靠改革开放起步,也靠改革开放起飞广东要继续走在全国的前列,首先必须走在思想解放的前列,走在改革开放的前列” 在他第一次主持的广东省委会议上,两小时发言中,汪洋22次提到“解放思想”,称广东官员应重拾改革开放初期“杀开一条血路”的气魄 胡锦涛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提出“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称“解放思想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法宝” 这些表述,被舆论评价为明确回应了改革开放向何处去的大讨论 这场始于2004年的争论,由“郎顾之争”即国企产权改革的争论发端,从经济学界迅速扩展到整个学界,并通过网络等媒介,上升为全社会参与的一场大讨论 在2006年3月全国“两会”上,胡锦涛、温家宝相继作出表示,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在十七大上,胡锦涛说,改革开放顺应时代潮流,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 早在1991年,作为安徽铜陵市长的汪洋,即在《铜陵日报》发表署名文章《醒来,铜陵!》,呼吁“必须解放思想,向一切僵化、陈腐、封闭的思想观念开刀” 後来,汪洋先後担任中共安徽省委副书记、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在重庆市委书记任上,他的论调即是“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 汪洋入粤之後,即发动新一轮思想解放大讨论 2008年春节前夕,汪洋和省长黄华华通过网站给网民拜年,发表了《致广东网民朋友的一封信》,欢迎网民对他们工作和决策中的不完善之处“拍砖” 《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奥一网立即推出民间议政栏目《捎给汪洋书记的话》此後,该报选择其中富有建设性的10篇文章出版专刊,取名《岭南十拍》 当天,汪洋在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将《岭南十拍》的主题念了一遍,对报社的记者说,“你们拍得不错” 同年1月到3月,《南方周末》连续发表关山、笑蜀、刘洪波撰写的有关思想解放的7篇评论,被称为“南周七论”其中《解放思想从哪里杀出血路来》一文提出,要营造一个宽厚、宽容、宽松的舆论环境,思想本来是自由的,只要言者无罪,自然言无不尽 这篇文章引起汪洋的注意,他在思想解放领导小组召开的会议上念了几段 会上,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林雄告诉汪洋,这是省委宣传部的干部关飞近写的,“关山”是关飞近的笔名 汪洋问:他在不在场 林雄示意关飞近站起来关飞近因为剃了光头,显得十分尴尬 事後,关飞近告诉媒体朋友,汪洋肯定这篇文章,他有点意外,他还担心观点太解放了呢 後来,关飞近随汪洋进京参加全国“两会”整个春天,关飞近都忙着给报纸撰写专栏,参加媒体主办的“思想解放讨论会”,有人戏称他是“解放军” 2008年初的一场雪灾,使广东这个流动人口大省遭到重创很快,国际金融危机向广东这个世界工厂的大本营袭来 在处理这一系列事件的过程中,汪洋的处事风格发生微妙变化 2008年11月,他在广东省委、省政府召开的全省经济特区工作会议上表示,坚持不争论,坚决试,多干少说或只干不说;不争论,允许试,错了及时纠正,努力降低改革成本,确保改革成功 一直和媒体走得很近的关飞近拒绝了《财经国家周刊》的采访,他说,“前不久汪书记特别嘱咐他,在广东,要少说多做” “汪洋一定要挺住” “改革开放30年,广东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广东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丁力对《财经国家周刊》说,这种惯性就是利用外资,通过“三来一补”搞起来的世界工厂,产业链低端,再加上广东对国外市场的依赖过高,使得广东看起来像个流大汗、挣小钱的超级打工仔 丁力举例说,东莞一家工厂,一个旅行箱的成本9美元,出厂价仅为10美元运到香港之後,以20美元一个卖给沃尔玛公司沃尔玛在美国销售,40美元一个 丁力描述了广东面对的问题:绝大多数工厂无自己的核心技术、无品牌、无市场渠道,企业老板只能赚到微利当地农民出租土地、出租厂房,坐收渔利地方政府求稳,只要工厂在这里,只要出口,就可以增加财政收入 丁力对广东的判断,得到了汪洋的认同 2007年12月底,在汪洋赴任广东的当月,由丁力撰写的6万字的《2007广东区域综合竞争力报告》,作为中共广东省委十届二次全会的会议材料“之一”发放,而汪洋和省长黄华华的讲话,仅作为“之二”和“之三” 对丁力提出的问题,汪洋提出的应对办法是“双转移”、“腾笼换鸟”,就是将珠江三角洲的低端制造业和劳动力转移至粤东、粤西、粤北,把高端技术产业引入到珠江三角洲 2008年3月底,在未通知当地官员的情况下,汪洋突访东莞当天下午,他当着闻讯匆匆赶来的东莞镇以上全体官员的面说,东莞必须将低水平的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制造环节转移出去他的另一句话,日後被媒体广泛引用:“如果东莞今天不积极调整产业结构,明天就要被产业结构所调整” 在东莞结束考察时,他留下一句话:“只要下决心迈出第一步,把笼子腾出来,不愁引不来金丝雀” 两个月後,2008年5月底,推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的“双转移”工作会议召开,广东省决定在未来5年投入500亿人民币,调整结构、升级产业、优化劳动力素质、提高人均GDP 巨大压力之下,中共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提出要建立产业转移倒逼机制,使企业转移低端生产环节 “有人形容这种做法是‘赶尽杀绝’”丁力向《财经国家周刊》透露,“双转移”在基层曾经遇到阻力企业走了,集体分红怎麽办房子租给谁 就在这时,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广东被置于暴风眼上,出现“倒闭潮”和“民工返乡潮” 2008年11月,汪洋到湛江调研他说,现在广东经济遇到困难,让人有天塌了的感觉有人说,今年以来广东有5万多家企业倒掉了!数据是否真实另当别论,但大家要认真分析一下,现在倒闭的是什麽企业有着名的大企业吗没有!我判断,这些企业总体上讲,都是落後的生产能力 他说,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政府不能去救落後的生产能力 汪洋的话引起了一些争论200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扩大就业须善待中小企业》的文章指出,一些地方在“腾笼换鸟”的过程中,显得有些急,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 汪洋也不乏支持者“汪洋一定要挺住,双转移这一步要坚定地走下去”中国政经问题研究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2009年7月被邀请到广东演讲,演讲中他对“双转移”政策表示赞赏:“某种意义上是金融危机帮了汪洋的忙,被动关掉许多企业,否则要主动关掉企业会更痛苦” “金融危机办到了政府想办但办不到的事”汪洋的话更为直白在郑永年呼吁“汪洋一定要挺住”半个月後,汪洋接受“世界媒体看广东”记者团采访,快言快语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经济结构的调整“双转移”,正是广东经济结构调整迈出的第一步 “然而形势并不乐观”丁力说,“现在笼子是腾空了,但同样受金融危机的影响,金丝雀还没引来,广东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广东改革的最新动向” 2008年4月,湛江市下属的11个市、区、县的党委书记作述职报告其报告先在新浪网发表,让网友“拍砖”,并把“拍砖”内容印成册子在会上散发,有些难听的话也没有回避 在述职大会上,与会的市委委员、候补委员以及人数众多的市党代表对各人述职打分,然後据此评出等级,一一公布排在末位的官员,留给一定时间改进工作全部会议过程都由湛江电视台直播 这是湛江市根据汪洋的指示开展的“阳光行动”参与这次活动的中央党校代表对这次公开述职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这是在全国范围内的一次创新 2008年10月中旬,佛山市顺德区接到省委通知,汪洋要到顺德调研顺德区委书记刘海按照惯例,准备了顺德近期的工作情况汇报但省委却要求他准备1992年和1999年顺德两次体制改革的材料,汪洋要了解顺德历史上体制改革的试验结果 “当时我还不太理解省里的意图”刘海事後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 汪洋考察之後,2009年8月,顺德体制改革全面启动,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赋予顺德区行使地级市管理权限,强区扩权 在顺德推开的还有大部制改革,将41个党政机构减为16个16个党政部门中,党委部门6个,政府部门10个党委的5个工作部门,同时加挂政府牌子,列入政府工作部门序列,这些党的部门被赋予了新的职责顺德朝着“小政府”和权力下放的改革方向跨了一步 同一时间段,在汪洋直接部署下,东莞推行强镇扩权,东莞向下辖的镇放权,使镇具备县级管理功能 2009年5月,《深圳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获国务院批复深圳重新启动2003年大张旗鼓开始後又悄无声息的“行政权三分”改革,将政府职能部门分为决策部门、执行部门、监督部门三大板块,各自运行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 《总体方案》提出探索城市行政区划及管理体制改革,即“适当调整行政区划,推进精简行政层级改革试点”,“创新现代城市管理模式”随後,深圳准备探索取消区级政府的消息传出 “顺德强区扩权、东莞强镇扩权,深圳取消区级政府,说到底都是一回事,就是要减少行政层级,减少中间环节”刚刚从中山大学调任中国人民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任剑涛对《财经国家周刊》说,用大政府带动发展的行政体制,已经很难再继续维持GDP的高速增长了 任剑涛认为,最近10年,有些地方由分权性改革走向集权性改革,这是丢失了改革的根本精神“汪洋让东莞把权力下放给镇,让佛山把权力返回给区,目的就是要调动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力,给基层政府以决策的活力” 任剑涛注意到,汪洋还强调社会力量的动员 2009年9月,在汪洋的促进之下,广州市委出台《中共广州市委政治协商规程(试行)》,规定今後广州市的重大问题必须事先经过政治协商通过,才能提交广州市委和人大 中共广东省委办公厅一位了解内情的官员向《财经国家周刊》透露,关于政协规程的酝酿起草,汪洋曾给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当面交任务,明确提要求” 海外媒体认为,广州把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在全国尚属首次,反映出“内地改革的最新动向” “这是政协功能的回归,”任剑涛认为,长期以来,有些地方的政协功能有所退化和弱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广州政协改革“具有爆炸性” “十七大强调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广东省政府参事、原广东省政协常委王则楚对《财经国家周刊》说,“广州政协改革其实是贯彻十七大精神” “汪洋在广东的改革,表面上看是一片一片的,似乎不衔接,”任剑涛说,“其实是有内在逻辑的,这个逻辑就是一定要以改革促进创新,以改革促进发展,但在不同的地方,要结合实际,采取不同的方式,安排不同的重点” 任剑涛在广东任教期间,多次被省委省政府邀请参加座谈会 汪洋给他留下的印象是,“乐于倾听,也善于倾听,并善于在不同的意见中作出取舍” 在一次和汪洋面对面的交流中,任剑涛提出了“大胆建议”汪洋当即表态:你们专家可以大胆设想,我是小心求证(完) (新华社广东分社王攀对本文亦有贡献)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here 本文选摘自《财经国家周刊》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