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卖肾买iPhone男孩瘦得皮包骨 索赔227万

发布时间:2017-12-03 18:15:52来源:未知点击:

少年为买iphone去卖肾?8月9日上午,17岁少年小王被割肾一案在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开庭,5名黑中介和医务人员被诉故意伤害罪,检察院认为5人在本案中都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小王家人提出227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五人过堂 上午9点,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审判庭挤满了人,光辩护律师就坐了两排,旁听席上挤满了当事人家属和媒体记者受害者小王没有出现,他的母亲欧女士赶到现场 本案中,何伟、尹申、唐世民、宋忠于、苏开宗被诉故意伤害罪郴州市北湖区检察院认为,5被告人故意伤害被害人小王的身体致其重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而且这5人在本案中都起主要作用,都是主犯 换肾手术时在现场帮忙的4名医护人员和两家相关单位也因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上法庭 庭审现场,受害者小王的代理人将原来329万的赔偿要求改为227万,代理人称,是相关的服药费用减少 何伟,组建“医疗团队”的核心人物 “我不知道他未成年” 第一被告人是组建该“医疗团队”的核心人物何伟,检方称何伟因欠下很多债务,想通过做非法买卖人体活体肾脏的中介牟取利益 “老黄联系我说想做肾脏手术,我就找了尹申和宋忠于宋忠于是博士,学历高,尹申手上有‘供体’的聊天群,唐世民能帮我找来护士、联系场地,所以我联系了他们”何伟说,虽然他知道这样做犯法,但他认为不应该以“故意伤害罪”量刑 “小王说身份证丢了,我看他人比我还高,又自称23岁,我就信了,我根本不知道他未成年”何伟说 “我不知道为何成第二被告” 第二被告人尹申较瘦,皮肤白净,一脸稚嫩,说话时声音很大,有些颤抖 “我也卖过肾,现在只是偶尔会有些腰痛,不影响生活的,我还有个女朋友”尹申说,“小王来郴州后是我去接的,我安排他住宿,带他去玩、去体检,我就是个穿针引线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排在第二被告人?” 尹申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他辩称:“他自己自愿来卖肾,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总共才拿到3000元,除掉给小王的花销,剩下不到500元,不应该被认作第二被告” “我不知道是什么手术” “我跟小王没有任何接触,真的不关我的事”唐世民说,“何伟要我帮忙联系场地、找护士,我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手术我有个叫黄美的老乡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护士,我就联系了她,至于她后来又叫上她老公,就不关我的事” 唐世民称,做完第一例手术后才知道是器官移植手术后,何伟误导他,称手术是合法的,还有“供体”的同意捐赠书“何伟说,来做手术的医生是个博士,社会地位高,并且他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干违法的事” “我不知道违法,我是专家” 宋忠于是手术的主刀医生,庭审现场,他戴着黑框眼镜,频频“抢镜” 他让人感觉不是被告,而是来参加学术研究的专家,不管是举证、质证还是法庭辩论和陈述,他都以专家姿态“解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是移植方面的专家” 宋忠于辩称,他受何伟之邀来做手术,“作为一个专家,摆摆架子是应该的肾脏移植者的年龄大小、医院是否具有手术移植资质都不是我该考虑的我是主刀医生,就是在技术上把把关” “我不知道是肾脏手术” 苏开宗案发前是郴州市198医院男性泌尿科门诊主任 “他们跟我说的是做血管移植手术,后来才知道是肾脏移植,第二次手术的时候是他们逼我,我没办法只能继续做,做手术当天晚上我在家里睡觉,从来没见过小王,也没看过他的体检报告”苏开宗说 争论焦点 “赔227万能不能少点太多了!” 小王的母亲欧女士提出赔偿金共计227万元,这个数字很快遭到了众被告的反对“太多了,能少点不?”第一个做出反应的何伟此语一出,引起哄堂大笑 被告人及其代理律师拿出一张金额高达800多元的住宿发票“这个肯定是虚假票据,两天怎么可能花这么多?” 小王母亲解释,是因为之前住宿没有开具发票后来补开的,对方便不再作声 宋忠于要求查看小王服用药物的票据,当看到其中一项是小柴胡颗粒时,他立马激动了:“这不是感冒药吗?治肾就治肾,感冒就治感冒,不许用!” 欧女士似乎被吓到,愣了一下,赶紧解释,因为小王切肾以后身体很差,容易感冒宋忠于不肯放过这点:“我和你说,我是专家,这个肾病不能什么药都吃的!”这句话很快激怒了欧女士,这个瘦小的、一直低声说话的女人,突然提高了嗓音骂道:“你不是人!” 他们都说“不关我的事” 郴州市的198医院和上海一家医疗投资公司也被告上了法庭面对原告代理人提出的赔偿要求,他们除了表示过高外,更多地认为“案件与我们无关” “我们作为部队的医院,怎么可能做违法的事情”198医院委托的代理人表示,他们按照部队的政策与地方合作办医院,在办理了相关合法手续后,将医院的泌尿科室外包给了上海的这家公司“合同里写明了,他们公司对自身行为负责,既然如此,这事和我们就没有关系” 而医疗投资公司的人也立马撇清:“和我们公司也无关,这是苏开宗的个人行为,他没有跟我们公司签劳动合同,工资也不归我们管” 对此,苏开宗也并不否认:“我的工资是直接从医院门诊拿的”截至晚上10:20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 对话 当庭发怒数次炮轰被告 1米9的儿子瘦得皮包骨 格子连衣裙,扎个马尾,安静地坐在代理律师旁,这是小王母亲欧女士给人的感觉,她都记不清楚这是第多少次来郴州了 中午休庭,吃过午饭的欧女士早早来到法庭外等候,在走廊上记者跟她聊起了小王欧女士说,小王是家中独子,家里条件说不上非常好,但还过得去 “我儿子不是为了买苹果手机才去卖肾的,他是担心拿了这两万元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交代,就在郴州买了手机和平板电脑,带回了安徽”欧女士说,“他现在身体很不好,每天卧床在家需要人照顾,将近1.9米只有120斤,瘦得皮包骨,身体受到巨大影响” 跟上午的沉默相比,下午的欧女士显得很激动,法官几次劝她控制情绪,面对被告人和辩护律师的质证,欧女士被激怒,